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行天下

心语

 
 
 

日志

 
 

2011年11月26日  

2012-01-04 21:0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殊群体(之三)

                                     马       喜

          我认识马喜是从认识他儿子开始的。那年县里安排领导干部对贫困学生进行资助,我所联系的乡政府安排我认识了孙鹏同学。学校领导介绍说孩子品学兼优,学校已给减免了学费和书钱,眼下最大的困难是孩子的吃饭问题。并介绍说他的父母都有病,是精神方面的问题……孩子见了我有些胆怯和羞涩,当我把钱塞在孩子手里时他哭了。我的心里酸酸的,这是个多么懂事又多么不容易的孩子啊。

       春节前县里对困难群众进行慰问,我所联系的乡镇党委书记和我一起深入到各个困难群众家中。我们来到一家房屋破旧低矮,东西放置杂乱的人家,那家的男女主人都在家,男主人慷慨激昂地说着感谢的话,女主人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书记告诉我说这就是我资助过的孙鹏同学的家和他的父母。我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男的五十上下年纪,不停地说这说那,女的四十到五十岁之间,一言不发,他们衣着破旧且不干净不整洁。我从直观上理解了孙鹏学校领导所说的“他的父母有病……”孙鹏的父亲显然不知道我资助过孙鹏的事。因为是孙鹏的家,我和书记又自己出资给了他们额外的照顾。

       夏天,我和政协机关的同志下乡了解苹果生长情况,到孙鹏家所在的村子时,我想起中考已结束,不知道孙鹏考的怎么样,就让村干部把孙鹏找来问问情况。村干部说那是马喜家的孩子,就让人去叫。我有些纳闷,孙鹏的父亲怎么能姓马呢?但一想又明白了。马喜是我们当地的一种方言,意思是马马虎虎稀里哗啦,常说这事办的马喜了,那人可马喜哩,人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至于这两个字是马喜还是马稀就不好说了,因为方言是说的多而很少见诸文字。人的名字叫马喜,如果是父母给起的那是一种昵称,否则就是方言所指的意思了。一会儿马喜来了,说孙鹏不在家,有事和他说就行了。问起孙鹏的考试成绩,马喜又是慷慨激昂,说孩子考的非常好,非上康杰中学(是我们全市最好的高中)不行,市教育局长说不让娃上,他就到省上去告那个局长,市里的某市长是他的亲戚,他在上面有人哩……他说的抡天舞地云里雾里,我看和他也说不明白,就告辞了。回来的路上,机关的同志都在感叹孙鹏的父亲怎么就是这个样子。

       几天后,马喜来到我办公室,说要给我送块牌匾,感谢我对孙鹏的扶助,并说牌匾已经做好,一会儿村干部就都来了,他们一起敲锣打鼓把牌匾给我送到办公室。我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天马喜又吹又擂是要在大家面前显示自己的能耐,我们走后可能是村干部点拨了他或许是他自己回过神了,送牌匾是想让我继续对孙鹏予以关照。我严肃地告诉他,关照孩子是应该的,牌匾坚决不能送。马喜又慷慨激昂地说,那是村干部和他全家的心意,非送不行……我立即给乡政府打电话,制止了村干部的行动。马喜没办法,就和孙鹏一起把牌匾抬到我办公室。看了牌匾我知道了马喜的名子叫孙创恩。我询问了孙鹏的考试成绩和录取情况,孩子在乡中学考了第一名,但仍然达不到上康杰中学的分数线,即使在全县也不是太靠前的,录取到我们县的万荣中学。我问了开学时间和费用情况,得知学校是根据成绩定学费的,依孙鹏的成绩不仅不用交学费和书钱,每月还可得到五十元的生活补助。学校最高补助是一百元,他的成绩还达不到那个标准。我告诉他们住校用的床单被褥就不要考虑了,我会做好在开学时给送到学校……看着放在办公室里的牌匾,想着他们原本困难却还花这闲钱,就要把牌匾钱给了他们。忽然我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自己花钱给自己买了块牌匾吗?

       一天中午我下乡回来,在老远的地方就听见有人在敲我宿舍的大门,也不管别人是否休息就大声喊叫着,先是喊高姐,接着叫高县长,再后来就叫老高。是马喜。他看见我理直气壮地说:你不是说给娃做被子哩,我来取哩。我告诉他被子是让裁缝做的,还没做好,开学时我会送到学校。开学当天马喜又找到我办公室取被子,我想让司机把被子送到学校,马喜死活不让送,有人就开玩笑说马喜是要那种带着崭新的被褥从大庭广众走过去的感觉。我顺便告诉他已和校长说过,考虑到他家的实际情况,把孙鹏的生活补助由五十元提高到一百元。没过多长时间有人对我说,马喜到处说校长的坏话,还说你对校长也很有看法……我一头雾水。几天后校长来了我办公室说孙鹏的生活补助已落实。又说你帮助人也要帮个明白人,和马喜打交道能有个所以然?我说帮助马喜的孩子是我们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也没想过什么所以然。校长笑了,说我听你的。原来是马喜找到校长办公室说孙鹏生活补助的事,校长正忙,马喜自认为是打着我的旗号,就又慷慨激昂理直气壮,和校长吵了起来。那天,马喜来了我办公室,我批评他又要学校照顾又说校长坏话,太不地道了。马喜很神秘地对我说,他和贾某某关系好,和王某某有矛盾。贾某某和王某某分别是乡党委书记和高中校长,马喜很会抬高自己,他把自己和这俩人放在一起,无形中把自己的身份也抬高到乡党委书记和高中校长的位置。

       马喜经常到我办公室让我帮他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小困难,如给他母亲列入农村低保对象,在民政局给他办理一些困难补助,送他一些我用不着的衣物。他也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逢年过节就给我送一些土特产品,如苹果柿饼大葱……尽管我再三叮咛他不要送,但他每年总送一两次。渐渐地马喜见我不再称呼职务而叫我高姐,他来找我时办公室的同志就开玩笑地说,你来亲戚了。因为他到处吹嘘我是他的高姐,竞给他惹了点小麻烦。县上每年组织节日慰问他家总是困难户被列入慰问对象的,因为他的宣扬村干部认为他有我的关照而取消了他的被照顾资格。那年春节前我在省里开会,一回来就有人告诉我县里慰问已结束,被慰问的困难户中没有马喜。我让我的司机给他送些白面食油等年货,司机回来说,马喜说应该是我带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去慰问并录像,作为新闻播放的,怎么只是司机一个人去了。好像对没有在电视上露一下脸很遗憾。 

       2010年高考前,马喜好几次打电话问孙鹏报志愿的事,我让他和班主任商量。因为我对高考信息掌握的不全面不准确。没想到在高考前四天,孙鹏打篮球右臂骨折了,孩子带伤坚持考试,做题速度大受影响,只考了480多分。马喜找到学校又吵又闹,还说要告校长没把孩子管理好。孙鹏没办法就跟在他爸后面灭火,说他爸有病让大家都别见怪,还说自己已是大人了,打篮球是正当的体育活动,胳膊骨折了只怪自己不小心,谁也不怨……父子两人和班主任反复商量决定再复读一年。

       2011年县级领导班子换届,马喜对我的去留问题十分关心,多次到政协机关打听消息,问不出情况后就开始卖关子,说他通过省里领导掌握了准确信息,我要当县长了,另一位副主席将接替我当政协主席……他的话当然没人相信,我因年龄原因退居二线已是铁板钉钉的事,他这么说可能只是他自己的愿望。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喜也知道了我的离任已不可逆转,他来政协的次数就更多了,我不在办公室时他就和机关的同志们闲聊,说他小时候学习很好,考上中学时因家寒父母不让他上学才得了精神病的,又说我这几年对他孩子很关照,我退了时他一定要给我送块匾,还说我退居后他就恓惶了……我知道孙鹏一定能够考上大学,也知道我退居二线后影响力必定会减弱,就安排慈善会在孙鹏考上大学后予以照顾,并把马喜叫到我们副主席办公室,说等孙鹏的通知书下来了由这位副主席带他到慈善会办理手续。

       孙鹏果然以580多的高分考上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慈善会的照顾款是要公示的,马喜没有拿通知书来找我们那位副主席,别人也不知道他孩子是否考上学校,直到快开学了马喜才找我们那位副主席要求照顾。各种程序已经过去了,不经过程序慈善会负责人不敢放款,就告诉他下学期再予照顾,可马喜凑不够学费孙鹏就无法入学。马喜一次次给我打电话,我一次次和我们的副主席和慈善会负责人联系,最后我们的副主席只好告诉慈善会的分管领导说这事是我安排的,这孩子享受照顾的条件肯定没问题,只是因为家长的原因耽误了程序……分管领导立即承担了不走程序的责任,解决了照顾款。先是孙鹏打电话说感谢我,接着马喜也打电话说感谢我,还说他代表老张感谢我。我想老张可能是马喜的老伴吧。

       孙鹏总算是上了大学。我常常为他的生活学习状况担忧,他有能维持基本的生活费用吗?上初高中时他有学习好的优势,也许上了大学这个优势就不明显了,他会不会自卑呢?但愿他能够有个良好的心态,顺利完成学业。

       马喜虽然有病却是他们家的顶梁柱,而且是个好父亲,他在努力为孙鹏创造好的学习生活条件不惜自己吃苦受累。几年后孙鹏就会大学毕业,孙鹏的妹妹也会长大成人,但愿他们家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